Campanella

Oh,I love me too. Thanks!

我讨厌小孩子。极度厌恶且恐惧。

我绝对不要小孩。

婴儿生下来是一个完全空白的程序,环境里的每一个元素都是程序员。书写程序跟不系着安全绳,在高空走钢丝没什么区别了。比这更甚。你的无心之言甚至可能会给以后遇到这孩子的每一个人带来灭顶之灾。
简直危险至极。
这还不是全部。
你还在什么时候教Ta世界的不美好呢?怎样教呢?Ta知晓了这件事或是不知晓这件事都可能伤害到Ta 自己和周围的人。
还有。
即使是教育比较成功的孩子,也是这世界最纯真的恶的载体。
因为没有完整的是非观,因为你不可以和Ta摆弄道理。所以只能选择让步。即使这是极端的、最纯真的恶,即使这带给你几乎不可挽回的后果。
我小学是全市市中心,声誉最好的小学。很不赖。上的是年级组长班,就是班主任是年级组长。几乎是很完美了。
尽管如此还是有欺凌事件发生。女生早熟、选三好生时的拉票和班里的勾心斗角(我那时看来已经是很复杂的了,班里我算是不怎么食人间烟火的类型)暂且不提。
一个比较老实的男生,很闷的那种。班里学习最差、总是不写作业的女生和他做同桌,默小条时要求他交出自己的答案,他不交,女生就把他的小条撕掉了。另一个女生和他做同位,把他的手背掐烂了,结了厚厚一层痂。这位女生的特点是偷东西,偷遍了全班的笔。
即使是自视清高的我,也曾是加害者。因为比较爱跑动,六年级追着招惹我的男生打,他并没有犯什么特别严重的事,大概。打的不是很重的手,那时候也没有明确的攻击的概念。但是我的欺凌确实发生了。毕业之后这种不辨是非依然在我身上滞留了很长一段时间。





因为不辨是非,所以是最纯真的恶。
所以可以不为自己的言行负责,说是法外、甚至是德外之徒也不为过了。


评论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