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mpanella

Oh,I love me too. Thanks!

【福华|神探夏洛克】雾雨微蒙(Car。新人入坑ooc警告

进入的一瞬间,他罕见的聪明的大脑更为罕见地停机了。就像雨,大雨,暴风雨或者台风一类来的一刻,他们那所小公寓的总电路啪地跳闸了,进门左手边被挂画遮盖的电箱里上数第一行,右数第六颗线的下接口因为几毫安电流微弱的波动而迸出星火,这星火引燃了满屋的黑暗。欲火也烧到他身上,竟焚出人情味的温暖甜腻。
这时候他就得试着把思维倒回去,像倒上世纪中期还在广泛使用的录音带那样,用手指卡着齿轮孔忍受着持续的不适、刺痛以及令人发疯的低效率。或者用什么在古董店左橱窗里落了1毫米灰尘的无聊工具。
他的思维一向很严谨,是被楔子钉在绿色草坪上的灰帐篷,与土质、草的倒伏程度等等一系列实际问题紧密相连,而不是像现在这样,只被一根线牵引的古怪的夕红色风筝,一不小心飘到天上,平流层对流层积雨云,暴风雨。
天灰沉沉的,暴风雨总能让人知道它要来,但真正到来的时候,停电仍然让人措手不及。只不过不像现在,欲望甘甜得似幻如梦,是好的那一种措手不及。
挂画是黑绿色的松树,打在窗户玻璃外边的是雨水,仰躺在他床上跟他做的人是John·Watson。这次终于没有弹出来什么填着个人信息生平经历之类的黑框表格。他的风筝线自下边John,这个尚有生命迹象的雄性高级动物健康个体,这位先生,他的助手,他的恋人,体内牵出来,他的风筝线。
John抬起胳膊褪他堪堪挂在肩旁的衬衫,揽过他的肩胛颈项同时微微支起上身吻他。鼻尖点他的脸颊,睫毛扫过他的睫毛,漾起红色潮水的脸颊也烫他的鼻尖,温润的唇蹭着贴着,接着他们像交换齿舌一样温柔地抚摸彼此。但同时,急促杂夹着欲望的呼吸也不均匀地递到脸上。
他们挨得很近很近。
他的恋人从来不是那种柔软的类型,此时此地也更不柔软,热乎乎硬挺挺的,连适应也是迫不及待,他知道他渴望这种刺激,这种危险,他渴望更多。情的雾气似乎从John胸口至小腹迅速地蒸腾上涌,炽热的风托着风筝,这是它不知第多少次快乐地飞起来去吻雨雾,肯定不是最后一次。

评论(8)

热度(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