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mpanella

Oh,I love me too. Thanks!

【楚郭】瞬间(car

双掌贴着他的腰窝,细而有力的指卡着他的胯骨。两边大腿垫着他的,侧腹被他的膝盖夹着,夹得不能够紧,只是无力地颤抖。
平日里蔫巴巴的一个人此刻被情泡涨,泡得润而饱满,忍不住在胸前肋间开出星星点点羞涩的蔷薇瓣。他双手歪歪地抓着颈下的枕头两角,眼上蒙的黑围巾随着律动慢慢地被蹭开了,亮晶晶含着珍珠的左眼得见天日。聚焦不准,眉划柔和,面颊一抹晚霞,因而迷茫美好。不看则已,只用悄悄偷偷地瞥,就能让楚恕之再也忍不了。他猛地往深里一进,情溢至深。

       好小孩给这微凉的液体一激,忍不住,但又拿不准是瑟缩,还是舒展,只好下上各占一半。他刚去过二次,还没过不应期。这下后仰颈项,像仙鹤在雪中求偶。指头连枕布也抓不稳,无意识地抖动着,在刚刚印出的布的褶皱里磨蹭。清澈的洼终于锁不住雪水了,一边从眼尾流淌,没入黑发,最终吻了红红的耳尖。另一边沾湿围巾,叫它永永远远、心甘情愿地在潮湿中取暖,于咸涩中饮甜。

评论(10)

热度(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