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mpanella

Oh,I love me too. Thanks!

【静临】龙卷风

“折原意识到,这都是有人陪着的缘故。”





被这句触动

短小不治君:

#说过的售出满60套本贺


#龙卷风梗


#也算是迟来的1700fo贺






>>>>>


  天色暗得惊人,同时也不是那种傍晚的暗,而是带着回光返照的感觉似的那种让人不安的昏黄色。


  午觉刚醒的折原还以为自己睡到了晚上,结果当他拿起床头柜的手机来看,只有下午三点多而已。


  怎么会这样?


  也许是风雨欲来,然而在他到来这里之前就已经查过天气预报,不会有雨。空气里的气压低得惊人,他有些头晕脑胀的。


  折原是中午才到达这里的,因为坐了长时间的航班,有些累,就在旅馆里先睡了一觉。


  底下好像有人的吵闹声,由于这里是古朴的民居旅馆,楼层也不高的缘故,声音很清晰的就传来了。


  【出事了……】


  人们在下方不安的这么说着。也有人完全不懂状况在问的,就有人回答说。


  【刚刚我们这儿刮了一阵狂风,还下了一场急雨,不仅这样,离这儿没多远的地方下了一阵可怕的冰雹,有不少毫无防备的行人被砸中了,好像当场死了好几个呢,听说也有不少房屋倒塌了。】


  【你怎么会知道?】


  【这其中有旅馆老板娘的亲戚,刚刚过来通知她了,老板娘也赶去帮忙告丧的事情了。】


  【才过去没两个小时就天人两隔,运气不好啊。】


  先开始只是有关冰雹,恐慌还不怎么盛行,再然后,更多的消息传递了过来——这个时候忙于观察人类的折原才发现这里断网断电了,手机上连信号也没有。


  因此那些消息只能一点一点的,通由人的脚步与声音这种古老的方式来传达。


  【是龙卷风!】


  有人惊呼了一声。


  【好多村民的房屋被摧毁了,倒塌了不少,因为这里一向太平,连地震也少有,所以那些房屋结构不太结实,好多人被砸在底下,救援队正在把伤者往外抬呢,还有不少死者的尸体……】


  【说起来,刚刚这里的狂风也的确大到不同寻常。】


  折原穿上外套后来到了外面,听着那些人七嘴八舌地讨论着这些。


  地上有一些散乱的树枝,也许就是他们说的那阵狂风所刮下来的,他也依稀地记得在他的睡梦中,似乎也听到了这么一阵急促的风声。


  【听说龙卷风可能还会来,那一阵并不是最严重的,也许下一个就轮到我们这里了……】


  【怎么这样……】


  【气象预报部门是怎么回事……】


  不安的情绪扩散了开来,尽管有那么一段时间一些人觉得在离自己这么近的地方死了不少人有些新鲜,甚至有种莫名的兴奋感,但一听到也许下一个就会轮到自己,就都开始担心了起来。


  冷眼旁观的折原试图打个电话给助手小姐,却失败了,有人正在拿着手机到处找寻信号,其中不乏来这里度假散心的白领精英,他们比任何人都要渴望现代社会的信号,既然他们都徒然无功的话,那自己也没有必要像傻子一样举起手机到处晃了。


  


 


>>>>>


  因为这里影响不是很大,所以晚餐旅馆还是照常提供。


  从四点之后开始就有隐隐的雷声,到现在已经越来越大了起来,好像巨人正在一步一步地往这里行走着,一想到那个巨人会毫不留情地摧毁着他所经过的地方,就无论如何也产生不了安全感,因此那顿晚餐也变得各怀心事,一些人虽然高谈阔论着这次的灾难损失,但声音听起来不怎么有底气。


  到了六点半过后,信号似乎是恢复了,呆在房间里的折原可以听到底下空地那里有人接到了亲友的电话,说着‘没事’‘这里没有被波及’这些宽慰人的话,也许电话那头问的是‘还好吗’这些千篇一律的问题吧。


  可是这种烦人的电话折原到现在也一个没收到过。


  在想着要不要主动打给助手小姐的时候,Line上突然有了动静。


  [还活着?]


  一条信息冒了出来。


  上方的发件人,是一个备注叫‘暴力笨蛋’的家伙。


  没想到第一个发过来的,居然是这个脑袋不怎么好使的单细胞草履虫。不过……


  折原忽然想起,之所以连他的信徒也没担心他,是因为他这趟出来,除了助手小姐以外他没有告诉其他人。但是助手小姐又不是那种会担心他安危的人,这会儿说不定在忙着开心,觉得自己能多放几天假了吧。


  点进Line,于是对方的消息显示成了‘已读’。


  [你怎么知道我在外面?]


  不,也许对方只是随口问的呢,并不知道他在这个周边死了很多人的受灾地区。


  很快,另一条消息过来了。


  [上次一起过夜的时候,你自己说过要过来这地方的。]


  [你这个单细胞还挺机灵的嘛,居然会注意到这种事?]


  还以为对方的心思不会细腻到能注意这些。


  但是接下来的消息解答了他这一疑问。


  [你不知道吗?你们那里灾情很严重,现在已经有很多家电视台在临时转播这件事。]


  [这边刚才还在断网没信号的状态,又没电,我怎么可能会知道?]


  过了一会儿,折原又添道。


  [不过幸好离我们不算近,无论是冰雹还是龙卷风都没有受到太多影响。]


  天空彻底暗下来之后,闪电的光亮就一直在云层中闪现,伴随着间隔不大的雷声。


  折原一边计算着手机的电量还能撑多久,一边在脑中思考自己有没有带备用电源,刚才有服务员过来发了手电,实在不行的话就起身寻找吧。


  叮铃。手机又传来了消息提示音。 


  [刚刚我打了电话给你,没打通。]


  [咦?]


  折原惊讶了一声,他看了一眼上方的信号栏,明明之前恢复了信号。


  他试着拨打了一下矢雾的号码,发现真的无法接通。


  [的确是这样,有信号却打不出去,大概是信号拥堵了。]


  [嗯,我以为是自己手机出问题了,还让新罗也给你打了电话,他说他也没打通。]


  [等等,你告诉他了?]


  [没错,怎么了?]


  [……不,没什么。]


  本来想着告诉那个大嘴巴的吵闹家伙肯定很烦,但一想到岸谷曾经懒得管自己受伤的事,所以觉得也不会有什么影响吧。


  [够了,以防万一我提醒一句,请别把我的行踪再透露给更多的人了。]


  [我当然知道!但是新罗又不会故意说出去!不如说他才不愿意管多余的事!]


  啊……多余的事……


  折原感到自己中了一刀。


  这家伙说话真是没有眼力见。


  [你要是也觉得多余,就没必要联络我啊。]


  [为什么会这么说?!]


  对方很明显察觉到了他的语境,变得暴躁了起来。 


  [我又没说你是多余的事情……我是说对新罗来说除了赛尔提都是多余的事情吧!]


  好吧,他知道指的是这个,但果然亲耳听到理由更舒畅一些。


  雷声已经不能再近了,黑色的天空上出现了一道道既长又曲折的闪电,真怕它们会继续伸长,然后连结到建筑物或是地面上来。


  底下有人发出了惊叫声,大概是被越来越巨大的闪电吓到了。


  干脆就这样下去观察人类好了,但是——


  手机再次传来了提示音。


  [总之,不要跑出去,电视上说那边还不稳定,说不定会有什么‘次生灾害’?]


  [也是,外面已经在打很响的雷了啊,光是雷电却没有雨什么的,的确有点奇怪呢。]


  [打雷了吗?]


  [嗯,很大哦,闪电的形状也很壮观,像横跨了整个天际似的那么大……要拍给你看吗?]


  [你给我好好地呆着别乱跑!万一闪电劈中你手机怎么办?]


  [会吗?]


  [电影里好像经常会。]


  这么提到的时候,外面突然出现了一道十分突兀的闪电,这回真的像是要连接到地面上来似的,声音也前所未有的尖锐沉闷,连折原也被吓了一跳,刚刚整个房间都被那道闪电照亮了。


  也许在旷野里举着手机真的会被击中也说不定。


  那个乌鸦嘴的家伙。


  [放心啦,在室内拍两张也没什么的~]


  他把手机调到摄像模式,对着天空拍了起来,却因为明度不够等各种原因,效果没有肉眼看上去的那么震撼。也是,他也不是什么专业的闪电捕捉摄像师,也没有带着专业的设备。


  不能把这么壮丽的场景分享出去让人有些遗憾,但还没从这份遗憾里脱身,大雨便姗姗来迟而又来势凶猛地往下倾泄,这下变成了雷电和暴雨的协奏曲。


  然后是呼啸的狂风,说一点没有不安那是假的,传闻中的另一场龙卷风随时都有可能到来。


  [还在吗?]


  那头突然又发来了消息。


  从外面的景象里回过神来的折原看向了屏幕亮起来的手机。


  [还在,怎么了?]


  [没什么,电视上说那里比较偏远,而且现在又有短时间内的强降雨侵袭,所以可能不会及时撤离周边居民。]


  [看来是这样。]


  没有人过来让他们撤离。


  不知不觉,上方已经显示到了晚上九点,折原在床上翻了个身,因为极度恶劣的室外环境,已经连周围的民居是否开着灯都无法准确辨别,更别谈有人的动静了。


  [小静呢?还在外面收债吗?]


  [啊?嗯。]


  [那用手机聊天好吗?会耽误工作的哦!]


  [工作很快就结束了,比起这个——]


  折原盯着手机上出现的那几行字。


  [今晚要一直保持联络,死跳蚤。]


  哈哈哈哈哈哈。


  这个单细胞居然也能想到这里啊。


  折原又翻了个身,大概是到了收债的时候,对方暂时没再发消息过来。


  这里是私人用的Line账号,其他人也没什么动静,登录到别的聊天室,也只是有担心的人在问有没有人在受灾地区罢了,觉得无趣,便扔下了手机。


  没有屏幕的光亮,外面的闪电就会没有规律的让整个房间忽闪忽暗。


  如果是一个普通的人,如果这个人的手机恰好没有电,也没有网络流量,和外界失去了联络,处于这样一个环境里,大概会觉得既害怕又寂寞吧,即使手机已经没有连接外界的力量也会像护身符一样时不时点开来看看,得了智能手机依赖症的人们一定会这样做吧。


  又过了一会儿,手机响了起来,他拿起了手机。


  [你大概什么时候会回来?]


  [工作结束了吗,小静?]


  [啧,我在问你其他事情吧?我在回家的路上。]


  结果还不是好好的回答了?


  折原笑了起来。


  [不知道,不确定的因素有些多,也不清楚这里去机场的路有没有被损坏。]


  [那等你回来就去吃寿司。]


  [咦?为什么?]


  [不为什么……]


  接下来便全是琐碎的小事了,聊着这些的时候,仿佛外面愈演愈烈的雷电和暴雨都是普通的夏季降雨一样,变得平常而不再可怕起来。


  折原意识到,这都是有人陪着的缘故。


  起码普通人就一定会从中得到慰藉,毕竟说不定另一场龙卷风不知道什么时候就降临了,而有人能在担心的前提下陪着你度过黑暗的长夜,那简直是再好不过的事情。


  又过了不知道多久,那个单细胞比他预想的要有精力,他还以为对方一直都和小孩子一样到点就睡,起码他们一起过夜的时候就是,平和岛就像一个老头子一样古板,搞得他们的氛围也像老夫老妻那样尴尬。


  好在做爱方面还不算单调,那样也就无所谓了。


  ……


  忽然好想做爱。


  [是吗?]


  如此和对方说的时候,对方这么回道。


  隔着网路,也不知道对方是怎样的心情。


  外面的风和雷暴雨似乎终于有些减弱了,是好迹象,相信这间旅馆里的大部分人都松了一口气。


  [我等你回来。]


  对方好像这么回了他。


  之所以不确定,是因为他居然在那前后睡着了。 


  


 


>>>>>


  一大早醒来,外面早已风雨皆停,虽然一片狼藉,所幸没有传闻中还会到来的龙卷风和冰雹,也许是没有路过他们这里而已,遭殃的是其他地方。


  折原过了一小会儿才想起些什么,他点开手机,看到继那条‘我等你回来’之后又过了将近三十分钟,也就是在一点二十七左右,对方发来一句——


  [晚安。可以的话,请看到后立马回条消息给我。]


  那家伙,等到了那个时间吗?


  对于单细胞来说还真是不容易。


  他想了想,正要回,忽然手机振动了起来。


  是来电。


  他划开通话。


  【喂?折原君吗?】


  新罗的咋呼声从电话那头传来。


  【太好了,终于打通了!】


  【新罗?】


  居然打来了?


  【真不容易,你在担心我吗?】


  【担心倒不至于。】


  对方呵呵的笑道。


  【上次不是没有关注你住院的事情吗,也许是没有管自己的损友遭到了报应,所以这次还是稍微关心一下你为好……听到你没事就好,不过最关心你的居然是静雄啊,昨天还让我打电话给你,吓了我一跳,我都不知道你去了那个地方……】


  真是吵闹。


  不过也不算讨厌,折原的嘴角轻微上扬着。


  【没错,我一点事也没有,也不能照顾你的生意了哦。】


  【那还真是可惜……】


  新罗从善如流地接上了他的调侃。


  【要记得和静雄联络啊,你俩的关系也太奇怪了吧,告诉赛尔提她绝对不会信。】


  【所以还是别跟她说好了。】


  【也对,先挂了哦。】


  【嗯,再见。】


  挂断电话,重新调回了Line的界面。


  上方的电源项显示还有没多少的电,他试着接通了电源,发现这里恢复供电了。


  一切都慢慢回到了正常的轨道。


  他看着手机屏幕,在把它放到那里充电之前,他用它回了一条消息。


  [早上好,小静~我很快就会回去啦~]


  他从床上起身,站在窗前,活动了两下身体。


  雨后清澈的空气从打开的窗户外吹了进来。


  那么,要选在什么时间回去呢?




  END




  龙卷风是一种有些定向性的极端灾害,所到之处破坏力极大,不过幸运的话,即使它很近,只要没有过来,就会好很多,比这更要命的是时常会伴随它出现的冰雹,重力等缘故使得它们杀伤力很大,导致大量人员伤亡。


  在这样的一种恐慌的氛围下,夜里短时间强降雨和强雷电也会增加不安,这个时候如果有人能一直陪着自己,大概会感到安心不少吧,雷电的震动清晰地传过来,在看到自己喜欢的人担心的消息的那一刻,即使只是在陪你聊着一些无聊的话题,也会有一种被人所牵挂着的微妙幸福感。


  这是昨夜临时的产物,写得有些急,希望能够让大家体会到其中的细微情感。


  也希望小伙伴们能多多支持在下和画手太太们合作的本子啦,这样就可以实现和小伙伴们的【满80套加送明信片特典】以及【满120套追加万字全肉abo无料特典】的诺言惹~(因为高成本问题没有全员特典感到很愧疚)


  悄悄的宣传一波本子→图宣某宝链接


  

评论

热度(1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