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mpanella

Oh,I love me too. Thanks!

我用你的姓氏呼唤他、驱使他,就好像你还在我身边。

补小破车,不知道能不能看……

看完valkyrie太太的《太阳山》,我觉得我愿为美丽付出永远。

我的时间太短了,努力去活不过百年。如果我的精神不会在哪一天里崩溃,如果有幸有机会用永远的孤独换永远的时间我愿意,我要看着美丽,看到古往今来所有所有的美丽,甜舐那些带盐的石头,看它们第二遍第三遍第四遍第无数遍我能一直一直活下去。

石头上总开出新的花。

我做噩梦了,梦见我们家猫在窗台(我们家没有能到外边去的窗台)外边坐着,我一喊它,它回头看我,脚一滑,就只能用爪子扒着,之后是一个爪子,大眼睛看着我,慢慢地就掉下去了。我就赶紧去窗台边上看它,底下是个大马路,有很多流浪狗,它们追赶围着猫,来往车辆也很多,乱哄哄的。我跑下去找它,正好路边三轮车卖吃的的那种小贩成群结队地来了,不好找,我找啊找啊,一抬头,看到小纸饭盒子里它的尸体,没有皮和毛,我不敢认,两只小耳朵焦了,肚皮上一道利落刀口,肚子里空空的,小爪子蜷缩在胸前,整个缩小了好多好多,一点不是平时的大胖子猫,全身洒满了孜然一类的东西。


我:妈我头疼,难受

我妈:难受睡觉找北受,梦中相会

胡乱写写

       我抬头,看到周围的高层,万家灯火如坠落地面的繁星,正好有哪家的泡子憋了,当真是闪闪烁烁地眨眼,补了我不曾观星的缺憾。天是紫的,像我姥姥穿旧的棉裤,不见云。

       我背着书包,打我们家楼跟儿底下站着,喝秋天的大风,给我妈打电话。高三刚下课,真他娘的累,但是和同学们在一起就很快乐,跟现在而今当下不一样。电话嘟嘟地响,没有人接,我妈在给我做好吃的。

我放学给她电话,她让我在楼下的快递柜取快递,要告诉我取件码,我说你要是告诉我取件码我就会忘,你要是不告诉我我就连拿快递都不会记得。她告诉我了,9什么什么什么9什么什么什么的,我眼下忘了。

        我懒,吃瓜懒得吐籽,标况下能坐着绝不站着,能躺着绝不坐着。我懒得再下来拿,也不想我妈下来,我就决心给她打电话,把这个神秘包裹拿上去。

        我打呀打呀。十个。她没有接。我感到很孤独。看到万家灯火镶在一个个大柱子似的楼上,看到楼腰子和楼脑瓜子四角上的红信号,感到窒息。于是我不停地抖我的钥匙串儿,噼里啪啦噼里啪啦,草莓蛋糕。

我感觉好了很多,在快递柜前面一边来回踱步,数着脚下的方砖格子,一边癫痫一样抖我的钥匙串,真的好听极了。

        我好奇她多久会接我的电话,也许是我打二十个的时候四十个的时候。但其实后者不大可能,我懒得打四十个。

        

【Veneddie| Venom】Ring和之前的故事

糖。cp名自创的(x预告片和各种剧透的产物。私设成山也许还和电影矛盾ooc严重大家看看就好。我其实不太赞成没有看过原作就写,总有些只看人设胡说不尊重人物的意思,但是这个新墙头我真的非常喜欢,破例。



———————

       Eddie窝在沙发里,脑后柔软的靠垫和身上暖融融的棉毯搞得他有些困倦。此时是下午了,他又没能谋到些东西可调查一番。手机的屏幕暗着,放在因为几团巧克力棒的塑料包装而显得有些杂乱的茶几上。客厅的光线暗了下来,窗帘被拉上了。或者说,是他拉上了窗帘。

       是Venom。Eddie的脑海里听到一副原本恶狠狠的声音轻轻地说:我们睡一会儿也无妨。

       他最近常两点一线:家和便利店。面包片和巧克力棒。Eddie在试着雇些流浪汉和地痞,有时也托些朋友,给他提供小道消息,做个简单的情报网。信息有时太多而繁杂,零零碎碎没大用场却要耗他大把精力筛出些有用的。这时候他就尝试屯粮食。搬空货架上的巧克力棒。Venom在他脑子里开心得冒泡,“Eddie”“巧克力”和“Love you”等等胡言乱语混杂在一起尖叫着循环随机播放。

       但是没几次Eddie就发现了:存食物是派不上用场的,食品柜里有多少,Venom的零食日程表就排上多少。它的食量仿佛并不决定于它本身。他只好每天去一次陈太太的店。巧克力,巧克力。他有时候忍不住思考那些可可和植物油去哪里了,尤其是Venom老老实实蛰伏在他体内的时候。

       可别是进了他的身体。选择性忽略了啃掉的人脑袋,Eddie仍然感到怪怪的。

          


       有时候也像这样,半天没一丁点消息。他本打算自己出去一趟,挖一挖城市的影子,却被暖烘烘的气氛绊住了。

       他和自己作斗争:“我得出去……”

       “即使是有我们,Eddie,也是需要休息的,现在适合休息。睡一觉,养精蓄锐。”轻轻地。天知道它从哪里学的道理。

        Eddie被说服了:“……好吧。”他忽而有点好奇,“你平时睡觉吗,我是说,意识不清醒一类的……”

        “有时候会。”Venom顿了顿,Eddie直觉它打了个哈欠,“很浅。”

     

        继而它又说:“我爱你。”

    


       这听上去有点突然,其实也并不是那么意外。“……巧克力没有了。”他不太敢确定这是个认真的……表白。

       “你知道那是两回事,Eddie……把左手伸出来。”

       

        Eddie此时迷迷糊糊的,艰难地把左手从温暖的毯子下面挖出来,微微抬高。

        接着他看到中指指根浮出一圈薄薄的黑色流体。戒指流动着,很柔和,带着漂亮的黑色。那是Venom的一小部分。

        天啊它到底是从哪学的这个。

        Eddie迷茫缓慢地眨眼睛,有些反应不过来。

        他听到他的寄生体,现在是他的伴儿,又轻轻地说:“睡吧,吾爱。”

  


         他们在暖暖和和的下午睡着了。

【福华衍生|龙哈比】宝物(下

私设成山胡说八道bugooc重灾区慎慎慎!!!!!!!!!!!!
上篇http://landmonder.lofter.com/post/1dc6517b_ef2daaa0
———————————————————
        Bilbo不知道龙还能施法,一时间有些惊讶,又发现龙的人形也比自己高上一头,不由得带点懊恼。不过缩小的体型差使悬在嗓子眼的心往下松了松,叫他有点力气说话:“确信无疑。那些传说和诗……”他顿了顿,深深地松了口气,“它们不足以表现您威力的万分之一。”
       Smaug很吃这一套,金子和奉承话,看它开心得直眯眼睛,还偏偏得端着,脸上挂着的笑没什么变化,但已经悄悄柔和了许多,不像先前那么可怖了。它抬起漂亮的下颌,往洞穴深处倾了倾:“省省你的漂亮话。走吧,我带你去找阿肯宝石。它离这有点距离。”
       可怜的Bilbo在这么一会儿功夫里受的惊吓过多了,疑惑不解也塞了一肚子:“您为什么……?”为什么知道我为阿肯宝石而来,为什么愿意把它给我,这里这么多宝物,怎么知道它在哪……惊喜来得太快,惹人怀疑它是不是真正的惊喜。他的疑心确有道理,但是此时此刻,他就算是真的察觉到了什么也什么都做不了。这儿太大了,找小东西没法不像海底捞针。

       看他警惕地没有动,Smaug偏过头,漫不经心地解释:“你不是矮人,但是沾着他们的气味。没人比我更加熟悉那种气味了。那帮家伙还能打什么主意?”它挑起眉毛,语气里是不加掩饰的洋洋得意,其无聊程度也可见一斑,“而我,知道我每一只宝物的所在,就像知道你怀里有只金杯子一样。”他抬抬下颌,轻蔑的目光从眼角淌下来。强大到一定地步,所谓“信不信由你”其实也没几分民主选择的意味了。
       来意暴露,Bilbo暗叫一声糟糕,只好尴尬地笑了笑,慢慢地把印着红金印的金杯子放回一边的金子丘上,看着它高傲地昂起的头,突然福至心灵:“伟大的Smaug,您如此聪慧宽容,真是太了不起了!”

       龙从鼻子哼出笑,转身走向洞穴深处。Bilbo疑惑它为什么不化龙形飞过去,但没敢问,头疼宝石实在无从找起,又因为戒指的强大多少有些有恃无恐,只好半信半疑地迈动步子跟在它身后。龙坐拥一座宝藏,但是不肯给他一个杯子,为什么突然愿意交出阿肯石,他不得不吊一口气。
       Smaug听着金子在脚下碰撞的响声,一边大步走,一边跟它的访客发泄憋了好几百年的倾诉欲望,多少带了点惹怒逗弄他的意味:“那些矮人爱金子,趋之若鹜,就像苍蝇去叮腐肉。山下之王已死,我夺走他的宝座,吃掉他的人民,就像狼进入羊圈。我肆意杀戮,而抢来这些财宝对我简直易如反掌……”

        他竟然用比喻句自夸。

       Bilbo担心他再提矮人而牵连到山洞外的伙计们,又感受到了它话里话外的“夸我!!”,无奈地搜肠刮肚出几句赞叹:“您真是祸患之首,灾难的制造者,名声显赫的暴君!任何人一定都无法打败您!”

       怪物果然像灌了大口香醇的蜂蜜,诉说和夸赞解了它的寂寞:“我从没闻到过你这样的味道,你从哪里来,容我问你?”咆哮一般的低沉声音和强大的实力活生生把请求语气演绎成了讽刺。

       不想暴露族人的信息,Bilbo只好绞尽脑汁地扯瞎话:“我……从山下来。”

        “山下?”懒懒地。

        Bilbo只好用力点着头,尽管他只能看到龙的背影,但总归戒备有加:“我的道路穿过山脉,越过丘陵……”Bilbo瞄着金子山金子丘,觉得他开始上道了,“我还能在空中飞,是个来无影去无踪的人。”他瞄到前边龙的后背突起的肩胛,想着应该在那里的翅膀,没头没脑的冒出来一句。

       Smaug顿住脚步侧过身,用探寻的灼人目光打量他:“令人印象深刻,还有吗?”它越发好奇他还能在短时间内说出些什么胡话。

        看它双眼里燃着的火光,Bilbo停住脚,嘴巴开始不受控制了:“佩戴幸运者……不是。”他想起那戒指,心虚地摸了摸鼻子,眼神躲闪着那对火种,“编制谜语的人。”

      “真是可爱的名头,继续。”“木……木桶骑士。”

       叮叮当当,叮叮当当。

       Smaug闻言哼笑出声:“木桶?那可真是太有趣了。”

        它转过身继续走向洞穴深处,回到“正题”:“你的矮人朋友们呢?木桶骑士们鬼鬼祟祟进山,躲在外头,叫你一个外族的人来我这?”,不等Bilbo挤出什么回复,他就接上,“我早知道他们会这么干。”他踏着金币,轻蔑的语气里夹了愤愤。

        “不……”身后的Hobbit想否认,又说不出什么底气十足的理由,只得干巴巴地挤单字儿。

        “橡木盾那个小人许你多少好处?一半这里的宝藏?说得好像这些都是他的,而我一个子儿都不会给他。”它自顾自地喷出尖锐的话,简直吝啬地理直气壮,“我的鳞甲坚硬如铁,刀枪不入!他别想抢走哪怕一件宝物!橡木盾的远征终将失败!”

       Bilbo听了这话不太敢往前走了,现在往洞外跑恐怕已经来不及。他紧张地吞咽了一下,手指摸向怀里的戒指。龙语气里的尖刺和怒火让他越发怀疑它打一开始就不想交出什么宝石,甚至觉得它伪装的好心好意只为了把他骗到洞的深处,然后填肚子。他突然又生出巨大的担心,戒指能够隐形,但也许根本躲不过龙的腹中烈火。

       Smaug没听到身后的金币响声,因而察觉了他的担忧。

       弱小的生物,忙碌于担忧,忙碌于逃跑,忙碌于忙碌于忙碌。他不屑于,因而不曾见错雀鸟的心跳,但猜想大概是如此。太弱小了,说到底还是太弱小了,蝼蚁,沙砾,溪流底部的沙砾,只得被冰去冷,水去挟。

       它回身又一次看向他,目光刺人,脸上挂着冷酷和傲慢:“他们利用你,是不是?你只是他们的一个工具。”锐利的恶化作随话语蒸腾的毒,“橡木盾那个胆小鬼,在心里面偷偷地计算你的性命,把它和宝物放在天平的两边,然后发现它一文不值。”

       Bilbo定定地看着那双眼睛,眉头微促,最终摇摇头说:“不,你错了。”这可真伤人,他偷偷地想,尝试去揣测他话中的道理,触到那毒刺,顿时想也不敢想。想把对种种的恐惧抹去似的,他用力眨眨眼睛。

        “那我们就做个实验吧,看看他们会不会来。”Bilbo看着那人形化出龙尾,往不远处的两根石柱上狠狠一抽,下意识地绷紧了身体,却发现它们倒向了远离他们的另一侧。地面因此剧烈地震动,金币的碰撞声不绝于耳。

        叮当,叮当。

       “这边,很近了。”

       Bilbo眼神暗了暗,缓慢地迈动步子,往龙站的方向走去,金币的流动已经停止了,除了他脚下的叮当声,山洞里一片寂静。

        没有人找来,也没有人喊他的名字。

        他想:非这样不可吗?撇一撇嘴。

         看他的脸布上淡淡阴霾,头一点一点低下去,Smaug罕见地安静了一会儿。

       不多时,他们到了洞的最深处。财宝在这也拥挤着每一寸地面。“就在这下面,发着光的白色大宝石,对吧?”

        Bilbo讶异地眨眨眼睛,怀疑一点点沉下去:“是的,真是太感谢您了。”他蹲下来,在龙示意的地方开始挖,用手小心地拨开币和金饰。Smaug无声地站在他背后,死死盯着他的背影,摒弃刚刚涌起的一点复杂心情,向着他毫无防备的后颈伸出手爪。霎时间他的眼睛彻底烧了起来,眼底似有岩浆流动,胸口乃至颈项开始透出火光。趁现在,它可以……

        就算是沙子,以火灼烧也能变作晶莹的玻璃。宝物这种东西,就算是廉价也多多益善。

       这时阿肯宝石终于从金币下重见了天日,它的一侧同样印着一个红金色印记,发出的柔和的光映在Hobbit欣喜不已的脸上,映着他亮亮的眸子,他卷曲的头发。

       河底沙金。



       仿佛他是个无价之宝。

       龙在这千钧一发之时改了主意。

       Bilbo把宝石收好站起——那光华随即消失了——刚才的不悦为此一扫而空,他回头想要再一次道谢,而左侧的颌骨碰到了龙伸出的手爪。

        他愣住,脑袋嗡地一声,霎那间以为自己要死了,来不及后悔自己的大意,也忘了躲闪。

         但只是那有力的四指微微张开,托着他的颌骨,拇指则在他嘴角狠狠地抹了两把。



        “沾到东西了。”Smaug没再多表示,简单明了地直接翻脸,“你的目的达到了。滚吧。十分钟内出不去这个山洞或者拿走我任何其他的宝物我就要改主意了。”它猛地一晃,威风凛凛的红金色巨龙又出现在Bilbo眼前,它张开嘴,亮出满口骇人的尖牙。

        Bilbo没有意识到自己竟不反感这样的肢体接触,只是一时有些不习惯,一堆问号顿时塞得他大脑当机。还没回过神来,被它一口龙息冲得身形不稳,讶异地睁大了眼睛。Smaug罕见地用了点耐心。

       不出一会儿他回神,张了张嘴,想要再说些什么。可怪物狰狞的巨面剧他不过十米,他做了几次深呼吸,但收效甚微,连肺一并发起抖。犹豫再三,终于背过身去,一路小跑离开了。

        叮叮当当,动听悦耳,一如他来。

        它目送他爬上楼梯,有点惊讶地看到他又望过来。眼神如和风,裹挟着迷惑不解,欣赏与审视,穿过偌大的洞窟,真的飞过了金子的山丘,幸运地与它对望,却陡然将黑色的箭矢刺向它的胸膛。看得他恼,又压不下心底莫名的酥麻,愤愤咆哮一声。

       金色的光点消失了,可它说不清是轻松还是失落。

        弓起脖子,看自己右前爪上的金红印,轻轻一捻弄散了它。想来那一瞬间他闪着光的脸,就好像其他金子在那一瞬能算是不是金子,其他宝物在那一瞬也不能算是宝物。

       但就这一件,它就知道,它不可能拥有它,一定不能永恒,甚至不能长久。



        所以他放掉了这唯一一个。

       它在动心的那一刻放了爪子,因而变回了拥有一山洞宝藏的恶龙。

【福华衍生|龙哈比】宝物(上

私设成山胡说八道bugooc重灾区慎慎慎!!!!!!!!!!!!!!!
————————————————————
Bilbo背靠着残垣断壁中的一根石柱,急促地呼吸。脚下是金子,身旁是金子,目之所及全都是金子。甚至不远处那条初醒的龙的暗红鳞甲上也反射出金光,即使恐惧充斥了他的肺叶,他的大脑,逼得他的心脏砰砰狂跳,Bilbo还是由衷地赞叹它很美丽,是个美丽易怒凶恶至极的大怪物了。
Smaug在它老早抢来的万贯家当——金子山宝石海里睡了一个冗长的饱觉,如同酒鬼泡入蜜酒的湖泊,此时迷迷糊糊昏昏沉沉不知今夕何夕。它翕动几下鼻翼,呼出肺里陈旧的空气,勾进来一股新的味儿。龙为此感到有些兴奋,它于是舒舒服服地睁开眼睛,不紧不慢地滑动瞬膜,露出它比这里任何宝石都圆润华丽的大红眼球儿,瞅一瞅是哪个访客,哪个小贼胆敢溜进它的金窝儿拿东西。
起床散步是个令龙愉快的活动,带着目的性就更愉快了,他听到金子滑落的声音,清清脆脆叮叮咚咚悦耳动听,寻着音乐它能知道那小东西的所在,可它着什么急呢?金子不响了,但同时因恐惧和运动而加快加粗重,而又被刻意压抑的鼻息对龙的听力而言清晰可辨。活气和金属不同,灵活多变小巧玲珑(也许在它来看什么都小)。愉悦地想着小东西也许能给它的山洞带来点调剂,它不紧不慢地扒住石柱的一角,伸长脖颈,努力感知那个隐身了的小贼。恶作剧一样猛地喷一口气,它满意地听到他小抽了一口冷气,于是不自觉地小心谨慎,把龙火吞回肚子里,尖牙闭得紧紧的,又变本加厉慢慢往前凑,用它吻部的细鳞去戏弄他。

Bilbo在那只巨大的头颅离他的脸十厘米远的时候受不了了,天啊,他的一只手估计只能勉强盖住它一片鳞。好看的大怪物得得瑟瑟的,自夸着有拔起山河的力量,刀枪不入的鳞甲,利如钢刀的长牙,造出飓风的翼展,事实估计也八九不离十,可不知为何而今当下,小心翼翼(?)却一个劲儿地往他这扎。破罐破摔且不抱希望地想着跟它“沟通”一下,Bilbo闭紧眼睛,摘下了戒指。他犹豫着,不敢看又不敢不看,从眯紧的眼缝里窥到龙细如长剑的瞳孔因为兴奋而睁大了,隆隆的低吼传出它的愉悦,真吓得Bilbo够呛。他深呼一口气,用力眨了眨眼,尽量稳住了声音:“尊贵的Smaug先生,我是来瞻仰您的尊容的!”
这话入了龙耳也没让它停下,只从喉咙里轻哼(巨吼)了一声作回,示意他继续说。Bilbo退无可退,就着拿魔戒的手,竟胆大包天地用手背试着贴住了龙的前吻,攥着戒指的手心里冒了汗,后脊紧贴石柱,又因后怕而冰冰凉,全身也抖得厉害,好不容易找来的底气瞬间泻了干净:“书上说您身形庞大,力大无穷……”
Smaug感知到了那戒指的力量,不露声色地惊了一惊,明白了隐身的事,又为那戒指现世于此感到十分有趣,继而被他的“冒犯”和缩瑟取悦了,更加食髓知味。Bilbo慌乱地缩回手,侧过头把半张脸紧紧贴上身后的石柱。他觉得龙是想把他就这样挤死在柱子上,又不禁隐隐怀疑这杀戮的方法太没有技术含量。分神时左嘴角终于贴上了坚硬的鳞片,干燥,坚硬,光滑。他猛地一颤,所幸龙的玩乐暂时告一段落。它移开了头,只是眼睛死死盯住他,把他一系列的有趣反应尽收眼底。
它抖抖翅膀和尾巴,庞大的身体各部分瞬间垮塌下去,就好像被收入了什么小金壶,影子淡了又浓了,最终凝成一个瘦高个的人形,赤黑的卷发,亮红的双眸,暗红色的外套上暗饰金线细纹。灼灼目光笼罩着惊讶不已的访客,咧开嘴角,露出一个令人毛骨悚然的冷笑:“现在确信了?”


TBC


后文http://landmonder.lofter.com/post/1dc6517b_ef2e2159

【福华|神探夏洛克】雾雨微蒙(Car。新人入坑ooc警告

进入的一瞬间,他罕见的聪明的大脑更为罕见地停机了。就像雨,大雨,暴风雨或者台风一类来的一刻,他们那所小公寓的总电路啪地跳闸了,进门左手边被挂画遮盖的电箱里上数第一行,右数第六颗线的下接口因为几毫安电流微弱的波动而迸出星火,这星火引燃了满屋的黑暗。欲火也烧到他身上,竟焚出人情味的温暖甜腻。
这时候他就得试着把思维倒回去,像倒上世纪中期还在广泛使用的录音带那样,用手指卡着齿轮孔忍受着持续的不适、刺痛以及令人发疯的低效率。或者用什么在古董店左橱窗里落了1毫米灰尘的无聊工具。
他的思维一向很严谨,是被楔子钉在绿色草坪上的灰帐篷,与土质、草的倒伏程度等等一系列实际问题紧密相连,而不是像现在这样,只被一根线牵引的古怪的夕红色风筝,一不小心飘到天上,平流层对流层积雨云,暴风雨。
天灰沉沉的,暴风雨总能让人知道它要来,但真正到来的时候,停电仍然让人措手不及。只不过不像现在,欲望甘甜得似幻如梦,是好的那一种措手不及。
挂画是黑绿色的松树,打在窗户玻璃外边的是雨水,仰躺在他床上跟他做的人是John·Watson。这次终于没有弹出来什么填着个人信息生平经历之类的黑框表格。他的风筝线自下边John,这个尚有生命迹象的雄性高级动物健康个体,这位先生,他的助手,他的恋人,体内牵出来,他的风筝线。
John抬起胳膊褪他堪堪挂在肩旁的衬衫,揽过他的肩胛颈项同时微微支起上身吻他。鼻尖点他的脸颊,睫毛扫过他的睫毛,漾起红色潮水的脸颊也烫他的鼻尖,温润的唇蹭着贴着,接着他们像交换齿舌一样温柔地抚摸彼此。但同时,急促杂夹着欲望的呼吸也不均匀地递到脸上。
他们挨得很近很近。
他的恋人从来不是那种柔软的类型,此时此地也更不柔软,热乎乎硬挺挺的,连适应也是迫不及待,他知道他渴望这种刺激,这种危险,他渴望更多。情的雾气似乎从John胸口至小腹迅速地蒸腾上涌,炽热的风托着风筝,这是它不知第多少次快乐地飞起来去吻雨雾,肯定不是最后一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