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mpanella

Oh,I love me too. Thanks!

【福华衍生|龙哈比】宝物(下

私设成山胡说八道bugooc重灾区慎慎慎!!!!!!!!!!!!
上篇http://landmonder.lofter.com/post/1dc6517b_ef2daaa0
———————————————————
        Bilbo不知道龙还能施法,一时间有些惊讶,又发现龙的人形也比自己高上一头,不由得带点懊恼。不过缩小的体型差使悬在嗓子眼的心往下松了松,叫他有点力气说话:“确信无疑。那些传说和诗……”他顿了顿,深深地松了口气,“它们不足以表现您威力的万分之一。”
       Smaug很吃这一套,金子和奉承话,看它开心得直眯眼睛,还偏偏得端着,脸上挂着的笑没什么变化,但已经悄悄柔和了许多,不像先前那么可怖了。它抬起漂亮的下颌,往洞穴深处倾了倾:“省省你的漂亮话。走吧,我带你去找阿肯宝石。它离这有点距离。”
       可怜的Bilbo在这么一会儿功夫里受的惊吓过多了,疑惑不解也塞了一肚子:“您为什么……?”为什么知道我为阿肯宝石而来,为什么愿意把它给我,这里这么多宝物,怎么知道它在哪……惊喜来得太快,惹人怀疑它是不是真正的惊喜。他的疑心确有道理,但是此时此刻,他就算是真的察觉到了什么也什么都做不了。这儿太大了,找小东西没法不像海底捞针。

       看他警惕地没有动,Smaug偏过头,漫不经心地解释:“你不是矮人,但是沾着他们的气味。没人比我更加熟悉那种气味了。那帮家伙还能打什么主意?”它挑起眉毛,语气里是不加掩饰的洋洋得意,其无聊程度也可见一斑,“而我,知道我每一只宝物的所在,就像知道你怀里有只金杯子一样。”他抬抬下颌,轻蔑的目光从眼角淌下来。强大到一定地步,所谓“信不信由你”其实也没几分民主选择的意味了。
       来意暴露,Bilbo暗叫一声糟糕,只好尴尬地笑了笑,慢慢地把印着红金印的金杯子放回一边的金子丘上,看着它高傲地昂起的头,突然福至心灵:“伟大的Smaug,您如此聪慧宽容,真是太了不起了!”

       龙从鼻子哼出笑,转身走向洞穴深处。Bilbo疑惑它为什么不化龙形飞过去,但没敢问,头疼宝石实在无从找起,又因为戒指的强大多少有些有恃无恐,只好半信半疑地迈动步子跟在它身后。龙坐拥一座宝藏,但是不肯给他一个杯子,为什么突然愿意交出阿肯石,他不得不吊一口气。
       Smaug听着金子在脚下碰撞的响声,一边大步走,一边跟它的访客发泄憋了好几百年的倾诉欲望,多少带了点惹怒逗弄他的意味:“那些矮人爱金子,趋之若鹜,就像苍蝇去叮腐肉。山下之王已死,我夺走他的宝座,吃掉他的人民,就像狼进入羊圈。我肆意杀戮,而抢来这些财宝对我简直易如反掌……”

        他竟然用比喻句自夸。

       Bilbo担心他再提矮人而牵连到山洞外的伙计们,又感受到了它话里话外的“夸我!!”,无奈地搜肠刮肚出几句赞叹:“您真是祸患之首,灾难的制造者,名声显赫的暴君!任何人一定都无法打败您!”

       怪物果然像灌了大口香醇的蜂蜜,诉说和夸赞解了它的寂寞:“我从没闻到过你这样的味道,你从哪里来,容我问你?”咆哮一般的低沉声音和强大的实力活生生把请求语气演绎成了讽刺。

       不想暴露族人的信息,Bilbo只好绞尽脑汁地扯瞎话:“我……从山下来。”

        “山下?”懒懒地。

        Bilbo只好用力点着头,尽管他只能看到龙的背影,但总归戒备有加:“我的道路穿过山脉,越过丘陵……”Bilbo瞄着金子山金子丘,觉得他开始上道了,“我还能在空中飞,是个来无影去无踪的人。”他瞄到前边龙的后背突起的肩胛,想着应该在那里的翅膀,没头没脑的冒出来一句。

       Smaug顿住脚步侧过身,用探寻的灼人目光打量他:“令人印象深刻,还有吗?”它越发好奇他还能在短时间内说出些什么胡话。

        看它双眼里燃着的火光,Bilbo停住脚,嘴巴开始不受控制了:“佩戴幸运者……不是。”他想起那戒指,心虚地摸了摸鼻子,眼神躲闪着那对火种,“编制谜语的人。”

      “真是可爱的名头,继续。”“木……木桶骑士。”

       叮叮当当,叮叮当当。

       Smaug闻言哼笑出声:“木桶?那可真是太有趣了。”

        它转过身继续走向洞穴深处,回到“正题”:“你的矮人朋友们呢?木桶骑士们鬼鬼祟祟进山,躲在外头,叫你一个外族的人来我这?”,不等Bilbo挤出什么回复,他就接上,“我早知道他们会这么干。”他踏着金币,轻蔑的语气里夹了愤愤。

        “不……”身后的Hobbit想否认,又说不出什么底气十足的理由,只得干巴巴地挤单字儿。

        “橡木盾那个小人许你多少好处?一半这里的宝藏?说得好像这些都是他的,而我一个子儿都不会给他。”它自顾自地喷出尖锐的话,简直吝啬地理直气壮,“我的鳞甲坚硬如铁,刀枪不入!他别想抢走哪怕一件宝物!橡木盾的远征终将失败!”

       Bilbo听了这话不太敢往前走了,现在往洞外跑恐怕已经来不及。他紧张地吞咽了一下,手指摸向怀里的戒指。龙语气里的尖刺和怒火让他越发怀疑它打一开始就不想交出什么宝石,甚至觉得它伪装的好心好意只为了把他骗到洞的深处,然后填肚子。他突然又生出巨大的担心,戒指能够隐形,但也许根本躲不过龙的腹中烈火。

       Smaug没听到身后的金币响声,因而察觉了他的担忧。

       弱小的生物,忙碌于担忧,忙碌于逃跑,忙碌于忙碌于忙碌。他不屑于,因而不曾见错雀鸟的心跳,但猜想大概是如此。太弱小了,说到底还是太弱小了,蝼蚁,沙砾,溪流底部的沙砾,只得被冰去冷,水去挟。

       它回身又一次看向他,目光刺人,脸上挂着冷酷和傲慢:“他们利用你,是不是?你只是他们的一个工具。”锐利的恶化作随话语蒸腾的毒,“橡木盾那个胆小鬼,在心里面偷偷地计算你的性命,把它和宝物放在天平的两边,然后发现它一文不值。”

       Bilbo定定地看着那双眼睛,眉头微促,最终摇摇头说:“不,你错了。”这可真伤人,他偷偷地想,尝试去揣测他话中的道理,触到那毒刺,顿时想也不敢想。想把对种种的恐惧抹去似的,他用力眨眨眼睛。

        “那我们就做个实验吧,看看他们会不会来。”Bilbo看着那人形化出龙尾,往不远处的两根石柱上狠狠一抽,下意识地绷紧了身体,却发现它们倒向了远离他们的另一侧。地面因此剧烈地震动,金币的碰撞声不绝于耳。

        叮当,叮当。

       “这边,很近了。”

       Bilbo眼神暗了暗,缓慢地迈动步子,往龙站的方向走去,金币的流动已经停止了,除了他脚下的叮当声,山洞里一片寂静。

        没有人找来,也没有人喊他的名字。

        他想:非这样不可吗?撇一撇嘴。

         看他的脸布上淡淡阴霾,头一点一点低下去,Smaug罕见地安静了一会儿。

       不多时,他们到了洞的最深处。财宝在这也拥挤着每一寸地面。“就在这下面,发着光的白色大宝石,对吧?”

        Bilbo讶异地眨眨眼睛,怀疑一点点沉下去:“是的,真是太感谢您了。”他蹲下来,在龙示意的地方开始挖,用手小心地拨开币和金饰。Smaug无声地站在他背后,死死盯着他的背影,摒弃刚刚涌起的一点复杂心情,向着他毫无防备的后颈伸出手爪。霎时间他的眼睛彻底烧了起来,眼底似有岩浆流动,胸口乃至颈项开始透出火光。趁现在,它可以……

        就算是沙子,以火灼烧也能变作晶莹的玻璃。宝物这种东西,就算是廉价也多多益善。

       这时阿肯宝石终于从金币下重见了天日,它的一侧同样印着一个红金色印记,发出的柔和的光映在Hobbit欣喜不已的脸上,映着他亮亮的眸子,他卷曲的头发。

       河底沙金。



       仿佛他是个无价之宝。

       龙在这千钧一发之时改了主意。

       Bilbo把宝石收好站起——那光华随即消失了——刚才的不悦为此一扫而空,他回头想要再一次道谢,而左侧的颌骨碰到了龙伸出的手爪。

        他愣住,脑袋嗡地一声,霎那间以为自己要死了,来不及后悔自己的大意,也忘了躲闪。

         但只是那有力的四指微微张开,托着他的颌骨,拇指则在他嘴角狠狠地抹了两把。



        “沾到东西了。”Smaug没再多表示,简单明了地直接翻脸,“你的目的达到了。滚吧。十分钟内出不去这个山洞或者拿走我任何其他的宝物我就要改主意了。”它猛地一晃,威风凛凛的红金色巨龙又出现在Bilbo眼前,它张开嘴,亮出满口骇人的尖牙。

        Bilbo没有意识到自己竟不反感这样的肢体接触,只是一时有些不习惯,一堆问号顿时塞得他大脑当机。还没回过神来,被它一口龙息冲得身形不稳,讶异地睁大了眼睛。Smaug罕见地用了点耐心。

       不出一会儿他回神,张了张嘴,想要再说些什么。可怪物狰狞的巨面剧他不过十米,他做了几次深呼吸,但收效甚微,连肺一并发起抖。犹豫再三,终于背过身去,一路小跑离开了。

        叮叮当当,动听悦耳,一如他来。

        它目送他爬上楼梯,有点惊讶地看到他又望过来。眼神如和风,裹挟着迷惑不解,欣赏与审视,穿过偌大的洞窟,真的飞过了金子的山丘,幸运地与它对望,却陡然将黑色的箭矢刺向它的胸膛。看得他恼,又压不下心底莫名的酥麻,愤愤咆哮一声。

       金色的光点消失了,可它说不清是轻松还是失落。

        弓起脖子,看自己右前爪上的金红印,轻轻一捻弄散了它。想来那一瞬间他闪着光的脸,就好像其他金子在那一瞬能算是不是金子,其他宝物在那一瞬也不能算是宝物。

       但就这一件,它就知道,它不可能拥有它,一定不能永恒,甚至不能长久。



        所以他放掉了这唯一一个。

       它在动心的那一刻放了爪子,因而变回了拥有一山洞宝藏的恶龙。

【福华衍生|龙哈比】宝物(上

私设成山胡说八道bugooc重灾区慎慎慎!!!!!!!!!!!!!!!
————————————————————
Bilbo背靠着残垣断壁中的一根石柱,急促地呼吸。脚下是金子,身旁是金子,目之所及全都是金子。甚至不远处那条初醒的龙的暗红鳞甲上也反射出金光,即使恐惧充斥了他的肺叶,他的大脑,逼得他的心脏砰砰狂跳,Bilbo还是由衷地赞叹它很美丽,是个美丽易怒凶恶至极的大怪物了。
Smaug在它老早抢来的万贯家当——金子山宝石海里睡了一个冗长的饱觉,如同酒鬼泡入蜜酒的湖泊,此时迷迷糊糊昏昏沉沉不知今夕何夕。它翕动几下鼻翼,呼出肺里陈旧的空气,勾进来一股新的味儿。龙为此感到有些兴奋,它于是舒舒服服地睁开眼睛,不紧不慢地滑动瞬膜,露出它比这里任何宝石都圆润华丽的大红眼球儿,瞅一瞅是哪个访客,哪个小贼胆敢溜进它的金窝儿拿东西。
起床散步是个令龙愉快的活动,带着目的性就更愉快了,他听到金子滑落的声音,清清脆脆叮叮咚咚悦耳动听,寻着音乐它能知道那小东西的所在,可它着什么急呢?金子不响了,但同时因恐惧和运动而加快加粗重,而又被刻意压抑的鼻息对龙的听力而言清晰可辨。活气和金属不同,灵活多变小巧玲珑(也许在它来看什么都小)。愉悦地想着小东西也许能给它的山洞带来点调剂,它不紧不慢地扒住石柱的一角,伸长脖颈,努力感知那个隐身了的小贼。恶作剧一样猛地喷一口气,它满意地听到他小抽了一口冷气,于是不自觉地小心谨慎,把龙火吞回肚子里,尖牙闭得紧紧的,又变本加厉慢慢往前凑,用它吻部的细鳞去戏弄他。

Bilbo在那只巨大的头颅离他的脸十厘米远的时候受不了了,天啊,他的一只手估计只能勉强盖住它一片鳞。好看的大怪物得得瑟瑟的,自夸着有拔起山河的力量,刀枪不入的鳞甲,利如钢刀的长牙,造出飓风的翼展,事实估计也八九不离十,可不知为何而今当下,小心翼翼(?)却一个劲儿地往他这扎。破罐破摔且不抱希望地想着跟它“沟通”一下,Bilbo闭紧眼睛,摘下了戒指。他犹豫着,不敢看又不敢不看,从眯紧的眼缝里窥到龙细如长剑的瞳孔因为兴奋而睁大了,隆隆的低吼传出它的愉悦,真吓得Bilbo够呛。他深呼一口气,用力眨了眨眼,尽量稳住了声音:“尊贵的Smaug先生,我是来瞻仰您的尊容的!”
这话入了龙耳也没让它停下,只从喉咙里轻哼(巨吼)了一声作回,示意他继续说。Bilbo退无可退,就着拿魔戒的手,竟胆大包天地用手背试着贴住了龙的前吻,攥着戒指的手心里冒了汗,后脊紧贴石柱,又因后怕而冰冰凉,全身也抖得厉害,好不容易找来的底气瞬间泻了干净:“书上说您身形庞大,力大无穷……”
Smaug感知到了那戒指的力量,不露声色地惊了一惊,明白了隐身的事,又为那戒指现世于此感到十分有趣,继而被他的“冒犯”和缩瑟取悦了,更加食髓知味。Bilbo慌乱地缩回手,侧过头把半张脸紧紧贴上身后的石柱。他觉得龙是想把他就这样挤死在柱子上,又不禁隐隐怀疑这杀戮的方法太没有技术含量。分神时左嘴角终于贴上了坚硬的鳞片,干燥,坚硬,光滑。他猛地一颤,所幸龙的玩乐暂时告一段落。它移开了头,只是眼睛死死盯住他,把他一系列的有趣反应尽收眼底。
它抖抖翅膀和尾巴,庞大的身体各部分瞬间垮塌下去,就好像被收入了什么小金壶,影子淡了又浓了,最终凝成一个瘦高个的人形,赤黑的卷发,亮红的双眸,暗红色的外套上暗饰金线细纹。灼灼目光笼罩着惊讶不已的访客,咧开嘴角,露出一个令人毛骨悚然的冷笑:“现在确信了?”


TBC


后文http://landmonder.lofter.com/post/1dc6517b_ef2e2159

【福华|神探夏洛克】雾雨微蒙(Car。新人入坑ooc警告

进入的一瞬间,他罕见的聪明的大脑更为罕见地停机了。就像雨,大雨,暴风雨或者台风一类来的一刻,他们那所小公寓的总电路啪地跳闸了,进门左手边被挂画遮盖的电箱里上数第一行,右数第六颗线的下接口因为几毫安电流微弱的波动而迸出星火,这星火引燃了满屋的黑暗。欲火也烧到他身上,竟焚出人情味的温暖甜腻。
这时候他就得试着把思维倒回去,像倒上世纪中期还在广泛使用的录音带那样,用手指卡着齿轮孔忍受着持续的不适、刺痛以及令人发疯的低效率。或者用什么在古董店左橱窗里落了1毫米灰尘的无聊工具。
他的思维一向很严谨,是被楔子钉在绿色草坪上的灰帐篷,与土质、草的倒伏程度等等一系列实际问题紧密相连,而不是像现在这样,只被一根线牵引的古怪的夕红色风筝,一不小心飘到天上,平流层对流层积雨云,暴风雨。
天灰沉沉的,暴风雨总能让人知道它要来,但真正到来的时候,停电仍然让人措手不及。只不过不像现在,欲望甘甜得似幻如梦,是好的那一种措手不及。
挂画是黑绿色的松树,打在窗户玻璃外边的是雨水,仰躺在他床上跟他做的人是John·Watson。这次终于没有弹出来什么填着个人信息生平经历之类的黑框表格。他的风筝线自下边John,这个尚有生命迹象的雄性高级动物健康个体,这位先生,他的助手,他的恋人,体内牵出来,他的风筝线。
John抬起胳膊褪他堪堪挂在肩旁的衬衫,揽过他的肩胛颈项同时微微支起上身吻他。鼻尖点他的脸颊,睫毛扫过他的睫毛,漾起红色潮水的脸颊也烫他的鼻尖,温润的唇蹭着贴着,接着他们像交换齿舌一样温柔地抚摸彼此。但同时,急促杂夹着欲望的呼吸也不均匀地递到脸上。
他们挨得很近很近。
他的恋人从来不是那种柔软的类型,此时此地也更不柔软,热乎乎硬挺挺的,连适应也是迫不及待,他知道他渴望这种刺激,这种危险,他渴望更多。情的雾气似乎从John胸口至小腹迅速地蒸腾上涌,炽热的风托着风筝,这是它不知第多少次快乐地飞起来去吻雨雾,肯定不是最后一次。

【楚郭】瞬间(car

双掌贴着他的腰窝,细而有力的指卡着他的胯骨。两边大腿垫着他的,侧腹被他的膝盖夹着,夹得不能够紧,只是无力地颤抖。
平日里蔫巴巴的一个人此刻被情泡涨,泡得润而饱满,忍不住在胸前肋间开出星星点点羞涩的蔷薇瓣。他双手歪歪地抓着颈下的枕头两角,眼上蒙的黑围巾随着律动慢慢地被蹭开了,亮晶晶含着珍珠的左眼得见天日。聚焦不准,双眸澄澈,眉划柔和,面颊云霞两抹,因而迷茫美好。不看则已,只用悄悄偷偷地瞥,就能让楚恕之再也忍不了。他猛地往深里一进,情溢至深。

       好小孩给这微凉的液体一激,忍不住,但又拿不准是瑟缩,还是舒展,只好下上各占一半。他刚去过二次,还没过不应期。这下后仰颈项,像仙鹤在雪中求偶。指头连枕布也抓不稳,无意识地抖动着,在刚刚印出的布的褶皱里磨蹭。清澈的洼终于锁不住雪水了,一边从眼尾流淌,没入黑发,最终吻了红红的耳尖。另一边沾湿围巾,叫它永永远远、心甘情愿地在潮湿中取暖,于咸涩中饮甜。

发生了什么???为什么一夜之间我的lo被点了二十多个赞???????震惊了

突然

好怕面膜白把fafa(怜怜)的骨灰戒毁掉(虽然剧情肯定不会这么排)但是好担心啊

仍然不会写的repo!!!巨大棒!!特别棒!!为大大挥舞call 棒!!!!!
@白玉为何物 



文字间有汹涌的美丽,澎湃的柔情。
真的好。

【静临】龙卷风

“折原意识到,这都是有人陪着的缘故。”





被这句触动

短小不治君:

#说过的售出满60套本贺


#龙卷风梗


#也算是迟来的1700fo贺






>>>>>


  天色暗得惊人,同时也不是那种傍晚的暗,而是带着回光返照的感觉似的那种让人不安的昏黄色。


  午觉刚醒的折原还以为自己睡到了晚上,结果当他拿起床头柜的手机来看,只有下午三点多而已。


  怎么会这样?


  也许是风雨欲来,然而在他到来这里之前就已经查过天气预报,不会有雨。空气里的气压低得惊人,他有些头晕脑胀的。


  折原是中午才到达这里的,因为坐了长时间的航班,有些累,就在旅馆里先睡了一觉。


  底下好像有人的吵闹声,由于这里是古朴的民居旅馆,楼层也不高的缘故,声音很清晰的就传来了。


  【出事了……】


  人们在下方不安的这么说着。也有人完全不懂状况在问的,就有人回答说。


  【刚刚我们这儿刮了一阵狂风,还下了一场急雨,不仅这样,离这儿没多远的地方下了一阵可怕的冰雹,有不少毫无防备的行人被砸中了,好像当场死了好几个呢,听说也有不少房屋倒塌了。】


  【你怎么会知道?】


  【这其中有旅馆老板娘的亲戚,刚刚过来通知她了,老板娘也赶去帮忙告丧的事情了。】


  【才过去没两个小时就天人两隔,运气不好啊。】


  先开始只是有关冰雹,恐慌还不怎么盛行,再然后,更多的消息传递了过来——这个时候忙于观察人类的折原才发现这里断网断电了,手机上连信号也没有。


  因此那些消息只能一点一点的,通由人的脚步与声音这种古老的方式来传达。


  【是龙卷风!】


  有人惊呼了一声。


  【好多村民的房屋被摧毁了,倒塌了不少,因为这里一向太平,连地震也少有,所以那些房屋结构不太结实,好多人被砸在底下,救援队正在把伤者往外抬呢,还有不少死者的尸体……】


  【说起来,刚刚这里的狂风也的确大到不同寻常。】


  折原穿上外套后来到了外面,听着那些人七嘴八舌地讨论着这些。


  地上有一些散乱的树枝,也许就是他们说的那阵狂风所刮下来的,他也依稀地记得在他的睡梦中,似乎也听到了这么一阵急促的风声。


  【听说龙卷风可能还会来,那一阵并不是最严重的,也许下一个就轮到我们这里了……】


  【怎么这样……】


  【气象预报部门是怎么回事……】


  不安的情绪扩散了开来,尽管有那么一段时间一些人觉得在离自己这么近的地方死了不少人有些新鲜,甚至有种莫名的兴奋感,但一听到也许下一个就会轮到自己,就都开始担心了起来。


  冷眼旁观的折原试图打个电话给助手小姐,却失败了,有人正在拿着手机到处找寻信号,其中不乏来这里度假散心的白领精英,他们比任何人都要渴望现代社会的信号,既然他们都徒然无功的话,那自己也没有必要像傻子一样举起手机到处晃了。


  


 


>>>>>


  因为这里影响不是很大,所以晚餐旅馆还是照常提供。


  从四点之后开始就有隐隐的雷声,到现在已经越来越大了起来,好像巨人正在一步一步地往这里行走着,一想到那个巨人会毫不留情地摧毁着他所经过的地方,就无论如何也产生不了安全感,因此那顿晚餐也变得各怀心事,一些人虽然高谈阔论着这次的灾难损失,但声音听起来不怎么有底气。


  到了六点半过后,信号似乎是恢复了,呆在房间里的折原可以听到底下空地那里有人接到了亲友的电话,说着‘没事’‘这里没有被波及’这些宽慰人的话,也许电话那头问的是‘还好吗’这些千篇一律的问题吧。


  可是这种烦人的电话折原到现在也一个没收到过。


  在想着要不要主动打给助手小姐的时候,Line上突然有了动静。


  [还活着?]


  一条信息冒了出来。


  上方的发件人,是一个备注叫‘暴力笨蛋’的家伙。


  没想到第一个发过来的,居然是这个脑袋不怎么好使的单细胞草履虫。不过……


  折原忽然想起,之所以连他的信徒也没担心他,是因为他这趟出来,除了助手小姐以外他没有告诉其他人。但是助手小姐又不是那种会担心他安危的人,这会儿说不定在忙着开心,觉得自己能多放几天假了吧。


  点进Line,于是对方的消息显示成了‘已读’。


  [你怎么知道我在外面?]


  不,也许对方只是随口问的呢,并不知道他在这个周边死了很多人的受灾地区。


  很快,另一条消息过来了。


  [上次一起过夜的时候,你自己说过要过来这地方的。]


  [你这个单细胞还挺机灵的嘛,居然会注意到这种事?]


  还以为对方的心思不会细腻到能注意这些。


  但是接下来的消息解答了他这一疑问。


  [你不知道吗?你们那里灾情很严重,现在已经有很多家电视台在临时转播这件事。]


  [这边刚才还在断网没信号的状态,又没电,我怎么可能会知道?]


  过了一会儿,折原又添道。


  [不过幸好离我们不算近,无论是冰雹还是龙卷风都没有受到太多影响。]


  天空彻底暗下来之后,闪电的光亮就一直在云层中闪现,伴随着间隔不大的雷声。


  折原一边计算着手机的电量还能撑多久,一边在脑中思考自己有没有带备用电源,刚才有服务员过来发了手电,实在不行的话就起身寻找吧。


  叮铃。手机又传来了消息提示音。 


  [刚刚我打了电话给你,没打通。]


  [咦?]


  折原惊讶了一声,他看了一眼上方的信号栏,明明之前恢复了信号。


  他试着拨打了一下矢雾的号码,发现真的无法接通。


  [的确是这样,有信号却打不出去,大概是信号拥堵了。]


  [嗯,我以为是自己手机出问题了,还让新罗也给你打了电话,他说他也没打通。]


  [等等,你告诉他了?]


  [没错,怎么了?]


  [……不,没什么。]


  本来想着告诉那个大嘴巴的吵闹家伙肯定很烦,但一想到岸谷曾经懒得管自己受伤的事,所以觉得也不会有什么影响吧。


  [够了,以防万一我提醒一句,请别把我的行踪再透露给更多的人了。]


  [我当然知道!但是新罗又不会故意说出去!不如说他才不愿意管多余的事!]


  啊……多余的事……


  折原感到自己中了一刀。


  这家伙说话真是没有眼力见。


  [你要是也觉得多余,就没必要联络我啊。]


  [为什么会这么说?!]


  对方很明显察觉到了他的语境,变得暴躁了起来。 


  [我又没说你是多余的事情……我是说对新罗来说除了赛尔提都是多余的事情吧!]


  好吧,他知道指的是这个,但果然亲耳听到理由更舒畅一些。


  雷声已经不能再近了,黑色的天空上出现了一道道既长又曲折的闪电,真怕它们会继续伸长,然后连结到建筑物或是地面上来。


  底下有人发出了惊叫声,大概是被越来越巨大的闪电吓到了。


  干脆就这样下去观察人类好了,但是——


  手机再次传来了提示音。


  [总之,不要跑出去,电视上说那边还不稳定,说不定会有什么‘次生灾害’?]


  [也是,外面已经在打很响的雷了啊,光是雷电却没有雨什么的,的确有点奇怪呢。]


  [打雷了吗?]


  [嗯,很大哦,闪电的形状也很壮观,像横跨了整个天际似的那么大……要拍给你看吗?]


  [你给我好好地呆着别乱跑!万一闪电劈中你手机怎么办?]


  [会吗?]


  [电影里好像经常会。]


  这么提到的时候,外面突然出现了一道十分突兀的闪电,这回真的像是要连接到地面上来似的,声音也前所未有的尖锐沉闷,连折原也被吓了一跳,刚刚整个房间都被那道闪电照亮了。


  也许在旷野里举着手机真的会被击中也说不定。


  那个乌鸦嘴的家伙。


  [放心啦,在室内拍两张也没什么的~]


  他把手机调到摄像模式,对着天空拍了起来,却因为明度不够等各种原因,效果没有肉眼看上去的那么震撼。也是,他也不是什么专业的闪电捕捉摄像师,也没有带着专业的设备。


  不能把这么壮丽的场景分享出去让人有些遗憾,但还没从这份遗憾里脱身,大雨便姗姗来迟而又来势凶猛地往下倾泄,这下变成了雷电和暴雨的协奏曲。


  然后是呼啸的狂风,说一点没有不安那是假的,传闻中的另一场龙卷风随时都有可能到来。


  [还在吗?]


  那头突然又发来了消息。


  从外面的景象里回过神来的折原看向了屏幕亮起来的手机。


  [还在,怎么了?]


  [没什么,电视上说那里比较偏远,而且现在又有短时间内的强降雨侵袭,所以可能不会及时撤离周边居民。]


  [看来是这样。]


  没有人过来让他们撤离。


  不知不觉,上方已经显示到了晚上九点,折原在床上翻了个身,因为极度恶劣的室外环境,已经连周围的民居是否开着灯都无法准确辨别,更别谈有人的动静了。


  [小静呢?还在外面收债吗?]


  [啊?嗯。]


  [那用手机聊天好吗?会耽误工作的哦!]


  [工作很快就结束了,比起这个——]


  折原盯着手机上出现的那几行字。


  [今晚要一直保持联络,死跳蚤。]


  哈哈哈哈哈哈。


  这个单细胞居然也能想到这里啊。


  折原又翻了个身,大概是到了收债的时候,对方暂时没再发消息过来。


  这里是私人用的Line账号,其他人也没什么动静,登录到别的聊天室,也只是有担心的人在问有没有人在受灾地区罢了,觉得无趣,便扔下了手机。


  没有屏幕的光亮,外面的闪电就会没有规律的让整个房间忽闪忽暗。


  如果是一个普通的人,如果这个人的手机恰好没有电,也没有网络流量,和外界失去了联络,处于这样一个环境里,大概会觉得既害怕又寂寞吧,即使手机已经没有连接外界的力量也会像护身符一样时不时点开来看看,得了智能手机依赖症的人们一定会这样做吧。


  又过了一会儿,手机响了起来,他拿起了手机。


  [你大概什么时候会回来?]


  [工作结束了吗,小静?]


  [啧,我在问你其他事情吧?我在回家的路上。]


  结果还不是好好的回答了?


  折原笑了起来。


  [不知道,不确定的因素有些多,也不清楚这里去机场的路有没有被损坏。]


  [那等你回来就去吃寿司。]


  [咦?为什么?]


  [不为什么……]


  接下来便全是琐碎的小事了,聊着这些的时候,仿佛外面愈演愈烈的雷电和暴雨都是普通的夏季降雨一样,变得平常而不再可怕起来。


  折原意识到,这都是有人陪着的缘故。


  起码普通人就一定会从中得到慰藉,毕竟说不定另一场龙卷风不知道什么时候就降临了,而有人能在担心的前提下陪着你度过黑暗的长夜,那简直是再好不过的事情。


  又过了不知道多久,那个单细胞比他预想的要有精力,他还以为对方一直都和小孩子一样到点就睡,起码他们一起过夜的时候就是,平和岛就像一个老头子一样古板,搞得他们的氛围也像老夫老妻那样尴尬。


  好在做爱方面还不算单调,那样也就无所谓了。


  ……


  忽然好想做爱。


  [是吗?]


  如此和对方说的时候,对方这么回道。


  隔着网路,也不知道对方是怎样的心情。


  外面的风和雷暴雨似乎终于有些减弱了,是好迹象,相信这间旅馆里的大部分人都松了一口气。


  [我等你回来。]


  对方好像这么回了他。


  之所以不确定,是因为他居然在那前后睡着了。 


  


 


>>>>>


  一大早醒来,外面早已风雨皆停,虽然一片狼藉,所幸没有传闻中还会到来的龙卷风和冰雹,也许是没有路过他们这里而已,遭殃的是其他地方。


  折原过了一小会儿才想起些什么,他点开手机,看到继那条‘我等你回来’之后又过了将近三十分钟,也就是在一点二十七左右,对方发来一句——


  [晚安。可以的话,请看到后立马回条消息给我。]


  那家伙,等到了那个时间吗?


  对于单细胞来说还真是不容易。


  他想了想,正要回,忽然手机振动了起来。


  是来电。


  他划开通话。


  【喂?折原君吗?】


  新罗的咋呼声从电话那头传来。


  【太好了,终于打通了!】


  【新罗?】


  居然打来了?


  【真不容易,你在担心我吗?】


  【担心倒不至于。】


  对方呵呵的笑道。


  【上次不是没有关注你住院的事情吗,也许是没有管自己的损友遭到了报应,所以这次还是稍微关心一下你为好……听到你没事就好,不过最关心你的居然是静雄啊,昨天还让我打电话给你,吓了我一跳,我都不知道你去了那个地方……】


  真是吵闹。


  不过也不算讨厌,折原的嘴角轻微上扬着。


  【没错,我一点事也没有,也不能照顾你的生意了哦。】


  【那还真是可惜……】


  新罗从善如流地接上了他的调侃。


  【要记得和静雄联络啊,你俩的关系也太奇怪了吧,告诉赛尔提她绝对不会信。】


  【所以还是别跟她说好了。】


  【也对,先挂了哦。】


  【嗯,再见。】


  挂断电话,重新调回了Line的界面。


  上方的电源项显示还有没多少的电,他试着接通了电源,发现这里恢复供电了。


  一切都慢慢回到了正常的轨道。


  他看着手机屏幕,在把它放到那里充电之前,他用它回了一条消息。


  [早上好,小静~我很快就会回去啦~]


  他从床上起身,站在窗前,活动了两下身体。


  雨后清澈的空气从打开的窗户外吹了进来。


  那么,要选在什么时间回去呢?




  END




  龙卷风是一种有些定向性的极端灾害,所到之处破坏力极大,不过幸运的话,即使它很近,只要没有过来,就会好很多,比这更要命的是时常会伴随它出现的冰雹,重力等缘故使得它们杀伤力很大,导致大量人员伤亡。


  在这样的一种恐慌的氛围下,夜里短时间强降雨和强雷电也会增加不安,这个时候如果有人能一直陪着自己,大概会感到安心不少吧,雷电的震动清晰地传过来,在看到自己喜欢的人担心的消息的那一刻,即使只是在陪你聊着一些无聊的话题,也会有一种被人所牵挂着的微妙幸福感。


  这是昨夜临时的产物,写得有些急,希望能够让大家体会到其中的细微情感。


  也希望小伙伴们能多多支持在下和画手太太们合作的本子啦,这样就可以实现和小伙伴们的【满80套加送明信片特典】以及【满120套追加万字全肉abo无料特典】的诺言惹~(因为高成本问题没有全员特典感到很愧疚)


  悄悄的宣传一波本子→图宣某宝链接


  

((((;゚Д゚)))))))!!!受……受宠若惊!!!!???????我这不常掉落东西的!请多关照啊